首页 >> 最新文章

中国大豆压榨业路在何方《资讯》宽翅橐吾

时间:2020/08/18 11:49:46 编辑:

中国大豆压榨业路在何方

套保不灵全行业亏损  ——南美归来话大豆(上)  编者按: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巴西和阿根廷是世界上第二和第三大生产国,但三国在大豆生产、运输、国际贸易等方面却没有实质性话语权,中间流通环节所产生的大部分附加价值都被跨国公司攫取,不少人士对此甚为担忧。5月底至6月初,由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组织的中国大豆行业南美考察团历时两周,对巴西和阿根廷大豆产业进行了实地考察,其间参观了期货、现货交易所、农场、农民合作社、压榨厂、港口等,充分接触了生产、运输、压榨、仓储和销售等各方人士。从而对大豆产业及中巴、中阿大豆贸易有了较深了解,并对中国大豆压榨业提出了若干中肯建议。此间我们约请考察团成员畅谈看法,以期有益于投资者。   进入巴西大豆主产区Parana州,跨国巨头的筒仓、压榨厂就会像鱼鳞般地出现在公路干线两侧,“Bunge”、“Cargill”等招牌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忙碌的重型卡车在公路上一刻不停地飞驰。可有谁会想到,这些跨国公司根本不会劳神费力地种植大豆,它们只需要通过控制仓储设施、内陆运输、外运码头便可牢牢掌控整个南美大豆产业。巴西和阿根廷农民所能得到的仅仅是产业链条上游的利润,中国进口商得到的是下游利润;而这两个利润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前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天气,后者则取决于CBOT期价和中国市场的吻合程度,属于系统风险,国内压榨厂根本无法左右。  上游豆农靠天吃饭  今年初巴西RGDS州的干旱导致收成大幅下降,有些地方几乎颗粒无收,全州平均单产只有0.561吨/公顷。如果出口商以675美分/蒲式耳卖出大豆,折合每吨248.03美元,在扣除16美元运费及3美元装载费用后,它付给农民的农场收购价最多只能是229.03美元/吨,按此最高价格计算,农民每公顷收益为128.49美元。农民每公顷播种成本为1200里尔,按照1:2.40汇率计算,折合500美元/公顷。这意味着农民每公顷至少亏损371.51美元。按照正常年份每吨大豆收益20-30美元计算,则需要5-6年时间才可弥补亏损。由此说明农民的种植收益根本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在天灾人祸年份中,只能被动忍受亏损,在没有政府农业补贴的情况下,某年亏损只能指望以后年份收益来抵补。这种依靠自身“再植”的体制只能将当地农民推向跨国公司的垄断体系中,长期难以自拔。  下游压榨业全面亏损  国内压榨业自03年底转入低谷后,至今仍无起色,且一再大幅亏损,其中04年5月牛市崩盘后巨亏导致进口商大批毁约,否则经营难以维继;而今年2月初CBOT大豆触底反弹,而同期国内滞胀,压榨商销售收入无法弥补进口成本。国际上惯用的期货套保原则在中国水土不服,未能为压榨商带来应有效果。  可以简单分析国内压榨商的成本构成,来了解下游的风险有多大。假定5月底中国压榨商在CBOT以期易现价格为670美分/蒲式耳,签订的南美基差为10美分/蒲式耳,海运费为60美元/吨,那么到中国工厂的总成本为310美元/吨,折合1139美分/蒲式耳。假设正常行业利润为20美元/吨,折合54美分/蒲式耳,利润率为6.45%。期货价格、基差和海运费三项构成了压榨商的采购成本,而我们仅对其中670美分作了相应套保,只占58.82%比例,剩余41.18%暴露在风险中。即使套保部分的收益仍得不到有效保障,转月逆向风险以及中国现货市场与CBOT期价非同步风险威胁压榨商的最终收益。至于未套保部分的风险更大,尽管当前海运费有所反弹,但仍在40美元以下,目前到港的高运费大豆面对的是便宜了20多美元/吨的世界大豆市场,仅此一项亏损已将正常压榨利润耗尽。  中游跨国公司稳赚不赔  与上游和下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豆产业链条中游的利润最丰厚、最保险。目前中间流通环节控制在跨国公司手中,它们一方面从农民手中收取大豆,另一方面在CBOT卖出期货锁定利润,几乎不存在风险。  在巴西,跨国巨头通过信贷、种子、化肥等工具获取利润之外,在流通环节再挣得一份收益。仓储、内陆运输和沿海码头都是它们赚取利润的屏障,尤其将大豆从中西部运输到沿海港口这个环节利润丰厚,今年从MG州到Santos 港口的市场运费在70美元/吨左右,跨国巨头通过签订长期合同等方式,最终的运输成本远远低于市场报价,仅此一项的收益可能就高于中国压榨商的正常利润水平。最为关键的是,跨国巨头所获取的利润都来自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的项目,在这一点上,南美农民和中国压榨商只能望洋兴叹。  在美国国内,压榨商可以很好的利用CBOT市场锁定利润,在有利可图时买入大豆,同时在CBOT市场卖出豆粕和豆油赚取利润,不存在市场、地域和时间差异,非常简捷方便;当然也不存在产品卖不出去的问题,即使市场需求疲软,它们也可以通过CBOT交割而将产品销售出去。而当无利可图或利润偏低时,它们会选择停产检修。我们只听说过美国国内压榨商利润低迷,却很少听说亏损,其中原因正在于此。今年当中国压榨商持续亏损时,美国压榨商却仍可实现每吨20美元以上的收益。在这个意义上,CBOT仅是美国的CBOT,并不是全世界套保者的天堂。

短袖衬衫厂家

天津西服费用

河北棉袄订制公司

相关资讯